<u id="miyiy"></u>
  1. <tr id="miyiy"><label id="miyiy"></label></tr>

    AI軍備競賽:一場永遠改變了硅谷的巨頭之戰| 案例展示

    作者:KAREN WEISE, CADE METZ, NICO G 來自: NYtimes 點擊:

    AI軍備競賽:一場永遠改變了硅谷的巨頭之戰

    去年圣誕節前夕的一個周五下午1點鐘,谷歌首席律師肯特·沃克召集來四名員工,這毀掉了他們的周末。

    這個小組在SL1001辦公,這是一座有著藍色玻璃幕墻的普通建筑,沒有任何跡象能夠看出里面的幾十名律師正在努力保護一家世界上最具影響力的公司的利益。幾周以來,他們一直在準備召開一次由重量級高管參加的會議,討論谷歌產品的安全性。會議材料已經準備好了。但那天下午,沃克告訴他的團隊,議程發生了改變,他們將不得不在接下來的幾天里準備新的幻燈片和圖表。

    事實上,公司的整個議程都發生了變化——這一切都是在九天之內發生的。谷歌首席執行官桑達爾·皮查伊決定立即將一系列基于人工智能的產品準備就緒。他找到沃克——一名他信任的律師。在華盛頓的一宗會危及谷歌利潤的反壟斷案中,皮查伊也曾選擇沃克為公司辯護。沃克知道他需要說服先進技術審查委員會(谷歌對這群高管的稱呼)擺脫他們慣常的謹慎,按照他的指示行事。

    那是一項指令。發布指令在谷歌并不常見。但谷歌正面臨著一場真正的危機。其商業模式存在潛在風險。

    讓皮查伊和硅谷其他人感到震動的是ChatGPT,這是一個由一家名為OpenAI的新貴公司于2022年11月30日發布的人工智能程序。它激發了數以百萬計的人們的想象力,這些人此前一直認為人工智能只是科幻小說的產物,直到他們開始使用ChatGPT。這引發了一場轟動,也帶來了一個問題。

    在以免費餐食、按摩、健身課和洗衣服務而聞名的谷歌總部Googleplex,皮查伊也在玩ChatGPT。它的神奇之處并沒有讓他驚嘆不已。谷歌一直在開發自己的人工智能技術,能做很多和ChatGPT一樣的事。皮查伊關注的是ChatGPT的缺陷——它會出錯,有時會變成一個充滿偏見的混蛋。令他驚訝的是,OpenAI還是先行發布了它,并且贏得了消費者的歡心。如果OpenAI能這樣做,為什么谷歌不能?

    為什么不勇往直前呢?這是在人工智能的青春期——這種技術完成從實驗室到客廳的飛躍,也就是大概一年之前的事——一直籠罩著的問題。人們對聊天機器人編寫出誘人的網絡釣魚電郵和散布虛假信息,或者高中生利用它們作弊得到高分而感到不安。末日預言者堅稱,不受約束的人工智能可能導致人類的終結。

    對于科技公司的老板來說,決定何時以及如何將人工智能轉變為一個(有希望)盈利的業務,更多是一個簡單的風險回報計算。但要獲勝,你需要先擁有一個產品。

    到了12月12日周一上午,在SL1001工作的團隊制定了一個新議程,會議材料上貼著“特許保密和機密/須知”的標簽。大多數與會者通過視頻會議參加。沃克在會議開始時宣布,谷歌正在推進將聊天機器人和人工智能添加到云服務、搜索和其他產品中的功能。

    據企業責任創新總監珍·詹納伊稱,沃克當時說:“你們有什么擔憂?一個一個說吧?!?/p>

    會議最終達成了妥協方案。詹納伊說,公司將進行有限的發布。他們會避免將任何東西稱為產品。對于谷歌來說,這將是一個實驗。這樣它就不必是完美的。(谷歌發言人表示,先進技術審查委員會無權決定如何發布產品。)

    在2022年底OpenAI發布ChatGPT后,其他科技巨頭也都經歷了谷歌這樣的過程。他們都擁有處于不同開發階段的依賴神經網絡的技術——能像人類一樣識別聲音、生成圖像和聊天的人工智能系統。這項技術由杰弗里·辛頓開創,這位曾在微軟短暫工作的學者當時在谷歌工作。但由于對行為失常的聊天機器人、以及在經濟和法律方面引發混亂的擔憂,這些科技公司對人工智能的開發速度有所放緩。

    根據對80多名高管和研究人員的采訪,以及對公司文件和錄音的梳理,在ChatGPT發布之后,這些公司的一切擔憂都不再重要了。想要成為第一、最大、最富有——或者三者兼而有之——的本能占據了主導地位。硅谷最大的幾家公司的領導者制定了新的方針,并帶動他們的員工跟隨他們的腳步。

    在12個月的時間里,硅谷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將人工智能轉化為個人和企業可以使用的實際產品成為當務之急。對安全以及機器是否會攻擊其創造者的擔憂并未被忽視,但它們被擱置了——至少目前如此。

    在前身為Facebook的Meta,曾宣稱元宇宙才是未來的馬克·扎克伯格圍繞人工智能重組了公司的數個部門。

    億萬富翁埃隆·馬斯克發誓要創造自己的人工智能公司。他將其命名為X.AI,這成為他已經十分繁忙的事務中的一個新項目。馬斯克是OpenAI的聯合創始人,但后來一怒之下離開了該實驗室。

    微軟首席執行官薩蒂亞·納德拉三年前曾投資OpenAI,并讓這家初創公司的員工利用微軟的計算能力。他加快了將人工智能納入微軟產品的計劃,并向谷歌的核心地盤——搜索發起了沖擊。

    “速度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重要,”微軟高管山姆·施拉塞在寫給員工的信中說?!霸谀壳斑@樣的時刻擔心一些將來可以被修復的東西”將是一個“絕對致命的錯誤”,他補充道。

    一個“低調的研究預覽”

    奇怪的是,OpenAI的領導從未想到ChatGPT會撼動硅谷。2022年11月初,也就是ChatGPT被推向全世界的幾周前,它還沒有真正作為一個產品存在。在由美奶滋工廠改造成的新辦公室工作的375名員工中,大多數人都專注于這種技術的一個更強版本,稱為GPT-4,它可以利用從似乎無處不在的巨大數據庫中收集的信息來回答幾乎任何問題。

    它是革命性的,但有一些問題。這款技術有時會散布仇恨言論和虛假信息。OpenAI的工程師們一直推遲發布,也在討論該怎么辦。

    一個選項是發布一個功能稍弱的舊版本,看看會發生什么。據四名熟悉OpenAI的工作的人說,他們打算觀察公眾的反應,并利用這些反饋來解決問題。

    盡管一些高管不愿聲張,但他們希望能擊敗競爭對手。許多科技公司都在開發自己的人工智能聊天機器人。但要擊敗的對手是Anthropic,該公司是一年前由離開OpenAI的研究人員和工程師創立的,他們離開是因為他們認為隨著人工智能變得越來越強大,OpenAI首席執行官薩姆·奧爾特曼沒有把安全問題放在首位。這些叛逃者在集體離開之前幫助打造了這項讓OpenAI興奮不已的技術。

    2022年11月中旬,奧爾特曼、OpenAI的總裁格雷格·布羅克曼和其他人聚集在頂樓的一間會議室,再次討論他們這項突破性技術的問題。突然,奧爾特曼做出了決定——他們將發布舊版的、功能較弱的技術。

    11月29日,也就是發布的前一天晚上,布羅克曼為團隊舉辦了酒會。他說,他認為ChatGPT不會吸引太多關注。他的預測是:“頂多就是一條有5000個贊的推文?!?/p>

    布羅克曼錯了。11月30日上午,奧爾特曼發了關于OpenAI新產品的推文,公司也發表了一篇充滿行話的博客文章。然后,ChatGPT火了。注冊人數幾乎立刻讓公司的服務器癱瘓。工程師們匆忙進出于辦公室廚房旁的一個亂糟糟的空間,擠在筆記本電腦前,從其他項目抽調算力。五天之內,超過100萬人使用了ChatGPT。幾周之內,這個數字將突破1億。雖然沒有人確切知道為什么,但它大受歡迎。電視網新聞節目試圖解釋它是如何運作的。一檔深夜喜劇節目甚至用它來寫(笑點奇怪的)段子。

    事態穩定下來后,OpenAI的員工使用該公司的人工智能圖像生成器DALL-E制作了一個筆記本電腦貼紙,標簽為“低調的研究預覽”。圖案是一臺即將被火焰吞噬的電腦。

    扎克伯格受到警告

    事實上,幾個月前Meta發布了自己的聊天機器人,幾乎沒有引起注意。

    BlenderBot失敗了。這個由人工智能驅動的機器人于2022年8月發布,其功能是進行對話——它也確實做到了。它說唐納德·特朗普還是總統,拜登在2020年就已敗選。它告訴一位用戶,馬克·扎克伯格“令人毛骨悚然”。然后在ChatGPT發布的兩周前,Meta推出了Galactica。它是為科學研究而設計的,可以當場寫出學術文章和解決數學問題。有人請它寫一篇關于太空熊的歷史的研究論文。它寫了。三天后,Galactica被關閉。

    扎克伯格的心思不在這里。他花了整整一年時間圍繞元宇宙重新定位公司,他專注的是虛擬和增強現實。

    但是ChatGPT讓他不得不注意。據知情人士透露,他的頂級人工智能科學家揚·勒昆大約六周后從紐約抵達灣區,參加Meta的例行管理會議。勒昆既是Meta的首席人工智能科學家,也是紐約大學的教授。這位法國人因在神經網絡方面的工作與辛頓一起獲得了圖靈獎,那是計算機科學領域最負盛名的榮譽。

    在巴黎,勒昆團隊的科學家開發了一個人工智能機器人,他們希望將它以開源技術的形式發布。開源意味著任何人都可以修改它的代碼。他們給它取名為創世紀(Genesis),當時基本已經準備好了。但據五位知情人士透露,當他們尋求發布許可時,Meta的法律和政策團隊拒絕了。

    2023年初,當扎克伯格在ChatGPT之后考慮Meta的路線時,高管團隊中就選擇謹慎還是速度進行了激烈的辯論。

    扎克伯格想盡快推出一個項目。巴黎的研究人員已經為創世紀做好了準備。它的名字被改為LLaMA,是“大型語言模型Meta AI”的縮寫,并向公司外部的4000名研究人員發布。很快,Meta收到了超過10萬個訪問代碼的請求。

    但在LLaMA發布后的幾天內,有人把代碼放在了邊緣群體的網絡論壇4chan上。Meta已經失去了對其聊天機器人的控制,這讓法律和政策團隊最擔心的事情成為現實更近了一步。據斯坦福大學的研究人員展示,Meta的這個系統可以很容易地做一些事情,如生成種族主義的內容。

    6月6號,扎克伯格收到了一封來自密蘇里州參議員喬?!せ衾?Josh Hawley)和康涅狄格州參議員理查德·布盧門塔爾(Richard Blumental) 的信?!盎衾筒急R門塔爾要求Meta做出解釋,”一則新聞稿稱。

    這封信稱Meta的行事充滿風險,容易遭到濫用,并說它比不上ChatGPT。這兩位參議員似乎想知道,為什么Meta不能更像OpenAI?

     微軟的“帳篷”之下

    2022年夏末,微軟的辦公室還沒有恢復大流行前的繁忙熱鬧。但在9月13日,納德拉將其級別最高的高管們召集至微軟高管所在的中心34號樓。當時距離奧爾特曼決定發布ChatGPT還有兩個月。

    他與布羅克曼為與會者演示了GPT-4。他們先是詢問了GPT-4一些生物方面的問題,隨后布羅克曼讓高管們嘗試為難這個聊天機器人。有人詢問了關于光合作用的問題。它不僅給出了答案,還排除了其他可能性。當這個聊天機器人似乎表現出知道該如何邏輯推理時,微軟研究院負責人彼得·李大為訝異。他轉身問坐在自己身邊的微軟首席科學家,“什么情況?!”

    然后,納德拉告訴他的副手們,一切都將會改變。這是一名通常更喜歡與他人達成共識的領導者,但這一次他在發號施令。他說,“我們要讓整個公司都圍繞著這個技術戰略轉向,”首席科學家埃里克·霍維茨后來回憶道?!斑@是計算機技術歷史上的一大核心發展,我們要出現在這一波浪潮的前列?!?/p>

    這一切都需要保密。并不是每個人都能進入帳篷,而在微軟,帳篷是所有重大事件的發生地。10月初,該公司設立了三個“帳篷項目”以開啟這個重要戰略轉向。三個項目分別針對網絡安全、“必應”搜索引擎,微軟Word和相關軟件。

    約兩個月后,微軟市場營銷高管尤瑟夫·梅迪為董事會一些成員演示了“必應”聊天機器人,但并未能讓這些人感到信服。他們發現這款產品過度復雜,缺乏一個與客戶溝通的構想。納德拉的團隊沒能一錘定音。

    兩周后,梅迪與董事會全部成員會面。這一次,他演示的版本更加簡單、消費者友好。它獲得了通過。

    2月7日,微軟邀請記者前往其位于華盛頓州雷德蒙德的園區,隆重推出集成在“必應”中的聊天機器人。記者們收到指示,讓他們不要告訴任何人自己將參加微軟活動,活動主題也未做披露。

    但谷歌仍然發現了這件事。2月6日,為了趕在微軟前面,谷歌發布了一篇皮查伊的博客文章,宣布谷歌將發布其自己的聊天機器人Bard,但未對具體時間作出說明。

    到了微軟宣布發布聊天機器人一天后,2月8日早晨,微軟股價上漲5%。但谷歌匆忙的公布則弄巧成拙。研究人員在谷歌的博客文章中發現了錯誤。配圖的一個GIF圖模擬Bard稱韋伯望遠鏡首次拍下太陽系外行星的照片。實際上,是位于智利北部的歐洲南方天文臺在2004年首次拍下系外行星的照片。Bard弄錯了,谷歌在新聞媒體和社交媒體上成為了笑柄。

    就像皮查伊后來在一次采訪里說的那樣,這很“不幸”。谷歌的股價下跌近8%,市值蒸發超過1億美元。

    后來人們發現微軟的展示中也存在問題。但當時沒人注意到。


    谷歌的一場道別

    谷歌最為人所知的科學家杰弗里·辛頓一直以來都喜歡取笑DeepMind創始人之一戴密斯·哈薩比斯博士這樣的人——那些“末日論者”、理性主義者和有效利他主義者,他們擔憂人工智能將在不遠的未來終結人類。作為多倫多大學的一名教授,他研發出了人工智能背后的許多科學,并且在2013年加入谷歌后擁有了巨大的財富。他常常被稱為人工智能“教父”。

    但這些新出現的聊天機器人對他來說是天翻地覆的變化。相關科學比他預期的發展要快得多。微軟推出的聊天機器人讓他認為谷歌別無選擇,只能試圖迎頭趕上。這場兩個科技巨頭之間正在形成的企業競爭似乎也非常危險。

    “如果你把谷歌看作一家志在盈利的公司,”辛頓4月時說道?!八麄儾荒芫湍敲醋尡貞〈雀杷阉?。他們必須得與之競爭。當微軟決定為必應推出聊天機器人這個界面的時候,假期就結束了?!?/p>

    辛頓花了不少時間反思自己在人工智能發展中扮演的角色。有時候他感到后悔。有時候則會開玩笑地把艾迪特·皮雅芙演唱《我無怨無悔》的視頻發給朋友。但最終,他決定辭職。

    50多年來,他第一次選擇離開研究事業。而后在4月,他致電皮查伊,向他道了別。


    Karen Weise常駐西雅圖,撰寫科技新聞。她主要報道美國兩大科技公司亞馬遜和微軟的新聞。

    Cade Metz撰寫有關人工智能、無人駕駛汽車、機器人、虛擬現實和其他技術新興領域的新聞。

    Nico Grant是時報駐舊金山科技記者,報道谷歌新聞。此前他在蓬勃新聞社工作五年,報道谷歌和云計算。

    Mike Isaac是時報駐舊金山科技記者。他主要報道Facebook和硅谷新聞。

    翻譯:紐約時報中文網


     

    相關服務

    預約咨詢 | 免費咨詢

    聯系我們

    電話

    181-2111-8831

    郵件

    tzl@chnmc.com

    其它

    隨訪:電話預約

    无码有码日韩人妻无码专区,日韩毛片无码国产,中文字幕亚洲情日韩,日韩福利黄网高清